• 欢迎光临汨罗文明网网站!

汨罗江畔高端对话:五名专家学者共话屈原与端午
2017-06-01 09:48:19   来源:红网汨罗站   作者: 翁正娇 彭晓   评论:0 点击:

 5月29日,端午前夕,一场别开生面的屈学论坛高端对话在汨罗广播电视台演播厅盛大开启。中南大学文学教授杨雨担任主持人,与中国作家主席团委员、著名作家韩少功,台湾彰化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苏慧霜,中国屈原学会常务副会长周建忠,北师大教授、博士生导师梁振华一起,共话屈原与端午。

  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明办主任刘进能,岳阳市文明办主任章宏平,汨罗市领导朱平波、舒文治、周育林与现场观众跟着五位资深专家学者的对话与思想,穿越茫茫历史,重新了解和感受屈原。

追根溯源 专家学者多次来到汨罗

  2000多年前,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在汨罗江畔的纵身一跃,让汨罗有了“端午源头,龙舟故里”的美称。2000多年以来,屈原的情怀引得无数文人墨客来到汨罗追寻他的影踪。

  “第一次来汨罗是1968年,那时候我刚刚初中毕业,被分配到汨罗的天井公社,那时候对汨罗不是很了解。” 韩少功说,1975年跟随文工团来到汨罗演出,那天晚上就住在屈子祠的旧址,那时候起才慢慢了解屈原、研究屈学,最终写下《汨罗江的记忆》。

  周建忠开始研究屈原和楚辞的时候就曾到访过汨罗。“1982年第一次到汨罗,拿着《水经注》的地图,沿着汨罗江走到尽头,一直走到了洞庭湖。”

  “上大学的时候,古典老师让我们背离骚,那个时候,冥冥之中就会觉得,我这一生会跟屈原发生点关系。”为创作《思美人》,4年前,梁振华带着创作团队从武汉出发,去了随州、荆门、郴州、秭归,然后来到汨罗的屈子祠采风。

  苏慧霜第一次来汨罗是10年前,10年间到过汨罗三次,从屈子文化园开始动工到现在正式开园,她都曾目睹,见证了汨罗10年的发展变化。

  主持人杨雨已经到过汨罗4次,但是每次来都有不同的感受。“来之前,我的脑子中都会回荡司马迁写的‘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所以我们是带着跟司马迁共同的悲悯的情怀来到这个地方。”

端午存在早于屈原 屈原选择了端午 历史选择了屈原

  众所周知,端午节与屈原,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谈到一方,就没有办法绕过另一方。然而,很多人都知道端午节是纪念屈原,却不知道端午节早于屈原之前而存在。

  杨雨介绍,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曾经去全国几千个村落了解村落文化,研究中心曾经给她展示过一个端午的民俗画,在民俗画里看到了端午民俗的存在,看到了龙腾图,比如划桨手上刺着龙的图形,但是没有看到屈原。这个从侧面佐证了端午节早于屈原之前。

 “ 端午节毫无异议,在屈原之前就有了。屈原选择了端午节怀沙自沉,但是历史选择了屈原,因为他的这个选择导致了后人对他人格精神的向往,所以把这个节日交给了屈原。端午节纪念屈原,家喻户晓、薪火相传,我认为这是我们对于屈原尊重的表现。”周建忠说。

纵身投江 是屈原理性思考之后的成熟选择

  端午早于屈原的存在,那么选择在这一天投江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也就成了学者和专家们想要解答的问题。2007年,苏慧霜跨越海峡第一次来到汨罗江畔,坐在船上,望着美丽的汨罗江和沿岸风景,一个疑问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屈原究竟是想不开自杀,还是想开了才自杀?”

  对于这个困惑,杨雨心目中的答案是“不能把屈原的自沉简单的理解为殉国,比殉国更一个意义的是殉道。我们去理解屈原自沉不是因为白起破郢这种特别事件一时感情冲动做出的选择,而是理性思考之后成熟自主的选择。梁启超描述屈原‘极高寒的理想,极热烈的情感’,他极热烈的情感推动他去寻找他极高寒的理想,所以他的自沉不是寻短路。”

“ 很多人问我屈原会不会游泳,他肯定会游泳,屈原怀沙自沉,抱着必死的决心。”周建忠说。会游泳,但是怀沙自沉,屈原放弃了求生本能和游泳技能带来的生存希望,这一跳,没有给自己任何回旋的余地。“屈原选择在端午这一天自沉,在全国人民都关注的这一天纵身一跃,就可以产生全国性的影响。所以他投进汨罗江是很从容的,所以我相信屈原是像杨雨刚才说的那样是为了心中的道、心中的理想,包括希望通过投江唤醒君王等。”

汨罗江 安顿屈原的身体和灵魂

  余光中先生曾经说过,汨罗江是蓝墨水的上游,灌溉着天下诗人的骄傲。汨罗作为屈原人生旅途中的最后一站,他曾在汨罗至少生活了十二年,这也是他后期诗歌创作的重要时期。“读《楚辞》时,感受更多的是汨罗人民接纳、理解、关照屈原,让他流放在汨罗时没有生活之忧,10多年在汨罗,屈原可以静心完成诗歌创作。汨罗是屈原人格的提升期,精神追求的展示期,是汨罗这个地方成就了屈原。”周建忠说。

  长期在汨罗居住的韩少功最后在总结陈词的时候提到,“学生不听话时,汨罗的老师会说,“屈原就是就是被你们气死的”,其实这更是体现汨罗人民对屈原的深切感怀,珍惜和敬重屈原的表现,汨罗因为屈原有了新变化,是因为汨罗人民心中有一种力量,就是把自己做得更好,对得起2000多年前在汨罗逝去的诗人屈原。

  杨雨认为,“汨罗江安顿的不仅是屈原的身体,还有他的精神和灵魂。”

屈原精神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一千个读者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研究或者知道屈原的人,心中也都会有一种屈原精神。

   苏慧霜:最伟大的诗人,屈原排第一。屈原坚持的是空绝的精神境界,他赋予了中国一种文化品格。屈原代表的文化的品格和气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支柱。

  韩少功:屈原思想特别纯粹,政治是在鱼龙混杂的环境中把握机会,是有得有失、有进有退的。屈原身兼两种身份,使他孤独,精神恍惚,并不能说他政治上的失败,更应该尊重。

  周建忠:以屈原代表的楚文化,有一种外柔内刚、不屈不挠的精神。屈原的本质上与孔子是一样的,追求理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诗人的气质用情较深,屈原本质上就是中原文化的传承者,他的“帝高阳”就很明显说明了这点。

   梁振华:屈原的起点到终点,从《橘颂》到《离骚》,从他的青春意气风发、朝气蓬勃,到他晚年对世间、国家的忧愤和孤独,看到的是屈原一生为国家和人民的执着和爱戴。

   杨雨:在汨罗江畔聊屈原感觉离我们的理想特别近,引用台湾诗人余光中的诗《淡水河边吊屈原》中“悲苦时高歌一节离骚,千古的志士泪涌如潮,那浅浅的一弯汨罗江水,灌溉着天下诗人的骄傲。”屈原承载着我们所有人对于美的一切极致的理想,汨罗江是我们全球华人的文化乡愁。


相关热词搜索:汨罗江 屈原 五名

上一篇:精彩!长乐故事端午闹京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